2021-06-11 17:46:57  微视

原标题:专访白玉兰奖评委陶虹:人生不是只有对错的选择题

专访白玉兰奖评委陶虹:人生不是只有对错的选择题

  2017年暌违银幕已久的陶虹参加了《演员的诞生》,导演并表演了《末代皇妃》。在其中一幕里,只见陶虹眼角眉梢含情带笑,不少观众被这少女风情深深打动。谁还能想到她和搭档相差了20来岁?

专访白玉兰奖评委陶虹:人生不是只有对错的选择题


专访白玉兰奖评委陶虹:人生不是只有对错的选择题

  陶虹版《末代皇妃》片段

  除了精湛的演技外,这一次观众还领略到了陶虹的导演能力。当时在节目里,章子怡评价道“你们家不应该只有一个导演“。

  一眨眼,4年过去了。在2021年上海电视节评委的采访后台仍然有人“意难平”。

  陶虹担任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

  为什么没去做导演?陶虹认为导演的工作事无巨细,对于一个人的精力、体力要求很高。“我在生孩子之前30岁左右的时候,是很热衷于做导演的,但现在不得不承认,体力上驾驭不了。”在她看来仅仅为了体现个人价值去做导演工作,不仅拖累了其他工作人员,还浪费了投资人的钱。

  谈主旋律作品为何圈粉年轻人

  今年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的10部作品均为现实主义题材,其中有6部为主旋律题材,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被红色题材的电视剧“圈粉”,这种变化从何而来?

  陶虹认为对有年纪的人来说,历史是对自己过往经历的回顾。而对时下的年轻人而言,历史已经成为了传奇,就像仙侠剧一样,因为“不可思议”而格外引人注目。尽管有距离,但“回顾那段历史就是很动人,就是很波澜壮阔”。

  当天我们的采访在陆家嘴的一家酒店里进行,说到这里,陶虹指着窗外鳞次栉比的建筑说:“国家发展到今天,现代化程度如此之高,再回看历史其实非常令人感慨。而作为一名演员,如果有机会去诠释这些历史人物的内在,演绎他们的传奇故事时,你真的会希望演好这个角色。”

  面对鸡娃焦虑:此路不通,换一条便是

  主旋律题材之外,近年来都市女性题材也在崛起,反映家庭教育、亲子关系的电视剧备受关注。去年,陶虹凭借《小欢喜》拿下白玉兰最佳女配角奖,剧中塑造的“虎妈”形象叫人又爱又恨。今年的热播剧《小舍得》,将“鸡娃”的社会现象演绎到了全民热议的地步,甚至被指有贩卖焦虑的嫌疑。

  在陶虹看来,当下这些关于育儿、教育话题的影视作品,其实都是变相地在跟国家一起讨论如何改进我们的教育制度和教育方向。“规定小学放学后做作业的时间,保障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提起近期的教育改革措施陶虹信手拈来。

  陶虹说,我们看到这些年来培养出的人才,总结出了优和缺,会探索如何在下一代避免这些缺失。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教育成果。作为这个时代的一员,和这个时代的其他人一样,有共同的体验也很珍贵。

  陶虹还举了个例子,她有个朋友为了给孩子减负,从来不给孩子报班。结果,孩子来求妈妈说你不给我报班,我没法跟同学交流。“你看,都以为给孩子谋幸福呢,但他得到的可能就是他缺失的。很难说怎样就是最好,你得到就是你该得到的,你遇见就是你应该遇见的。”

  采访的当天也是全国高考的日子,陶虹笑着说她不少朋友到现在还会关注考题的难度,这也反映当年高考带来的阴影着实够大的。“高考在当下确实是个艰难时刻。只是未来你会知道,它真的只是千难万难的其中一难而已。考得好考得不好,未来还是在等你。”

  人生不是只有对错的选择题,陶虹认为得教育孩子带着开放的心态去勇敢面对。遇到问题,即使解决不了,也知道了这条路行不通,换一条就是。

  陶虹总结自己对孩子的教育理念是“密切关注、及时讨论”。“我自己还要跑来外地做评委呢,像剧里宋老师(《小欢喜》里陶虹扮演的角色)那样全身心扑在孩子身上,我首先就做不到。我女儿没这个待遇,哈哈。”陶虹自己说着说着就爽朗地笑了起来。(东方网记者王珂然、卫宜斐6月9日报道)

(责编:严远、轩召强)

上一篇:农行上海徐汇漕溪支行成功堵截一起大额电信诈骗 下一篇:申城再添一座文化新地标上海市档案馆新馆投入运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