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2 13:14:17  才艺/体育/拓展

       昨天在好市多购物,见到几只落满灰尘的新秀丽,无精打采的缩在一个角落,毫无昔日风采,这就是当今旅游业,以及相关的航空,邮轮业景气度的最好写照。我已经与萨斯卡通国际机场绝缘14个月了,而且好像机场的国际二字已经被取消了。这还比萨省首府理贾纳的机场被关闭好很多。无法旅行只好坐家闲话一下。

科学网23 闲话旅游

       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旅游已经变成了生活的一个标配,可是回想80,甚至90年代,大多数人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时的旅游绝对是奢侈品。我小学阶段记忆中自己去长春亲戚家一次,老爸出差带我去吉林长春各一次,可能就是我全部的旅游记忆。次数虽少不过不乏精彩瞬间,比如在夜幕中的长春电影制片厂附近,因找不到亲戚家而被路人送到派出所的经历。十岁的我当时已经展示出在三十几岁时,在深夜的克利夫兰市中心,在漆黑的曼哈顿街头迷路,与酒鬼,吸毒者,无家可归者擦肩而过丝毫不让人感觉到我是生人的那份镇定。初中时,因为搬家有了第一次从北到南的旅行,在南京转车,参观了南京长江大桥,中山陵,雨花台。也有了第一次买旅游纪念品的经历(从此再也不会轻易上当了)。在江西生活时有跟哥哥两人上庐山,在南昌八一广场纪念碑下打盹而摔的鼻青脸肿的经历。大学入学老爸带我去了长白山,以此发轫旅游的经历开始大幅度增长,在课题组带领下去过五大连池,兴城海滨,医巫闾山,还有承德避暑山庄。大三的时候舅舅带我游览了故宫,圆明园,天坛。毕业去天津能够记住的旅游是参观大沽口炮台,那个时候炮台遗址只是一道土壕沟,一个废弃的碉堡,站在那里想象着曾经的战火硝烟,以及因此而改变的历史,真是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的感慨。在厦门五年,用双脚不知丈量厦门的山山水水大街小巷多少次,深度旅游的功力深厚到出国十多年后回到厦门,还是一个当仁不让的老厦门。加拿大读博四年,借着开会的便利,加拿大东部从圣劳伦斯河边的魁北克古城到大西洋岸的哈利法克斯,从加拿大最南端到小伦敦周围的几大湖都打过卡。毕业后在萨屯找到工作,乘横跨加拿大东西的加拿大一号火车,欣赏了安省北部莽莽林海雪原以及辽阔的大草原,火车上的三夜两天绝对是一生都无法忘记的精彩旅游瞬间。作为一个在光源工作的基础科学研究人员,年年都有免费旅游的开会福利,每次都会拖家带口,所以小朋友的旅游经历跟我小时候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他十个月大第一次坐飞机,十一个月去夏威夷,十五个月洲际旅行到中国,在疫情之前,每年两次长途旅行,中国,加拿大,美国,瑞士,古巴,墨西哥打卡多少机场,车站。疫情是分水岭,这一年全家人宅在家里,出萨屯仅仅两次,一次是滑雪,一次是去看一湖边度假屋。不能旅游的一大缺憾就是无缘世界各地丰富多彩的美食,在过去的十四个月间,全家在只在一家意大利饭馆战战兢兢吃过一次。

科学网23 闲话旅游

      这两天看写作手法非常诙谐的“人类简史”,从非洲智人向世界各地扩散开始讲起。那时候的人类虽然天地广阔,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现代人不知为何物的大牲口。他们跨越万水千山行走天地间,想想也是豪气万丈。但迁移是求生算不上旅游。农业革命后,相对于游牧采摘阶段,人类开始画地为牢,大部分人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没有实力旅游。现代人热衷旅游一是有钱有闲,虽旅游业者的鼓吹功不可没,可能我们基因里智人仗剑走天涯的豪气也是原因之一吧。现在只能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新秀丽能够重新起航,萨屯机场重新加持国际二字。

科学网23 闲话旅游

2021-05-03于萨斯卡通

   23

上一篇:科学网[转载]因疫情而变 预约出行受欢迎 下一篇:科学网22 我的MBA

发表评论